紅樓夢與紅樓夢魘 三  在《紅樓夢魘》中張愛玲花了極大部分的篇幅來探討小紅和她所涉及的問題,學者胡適也曾注意到小紅的被丟開,但並未深究。以張來看,「獄神廟慰寶玉」一節的實際情形遠比小紅賈芸的戀愛更值得去追溯,不過「獄神廟回」資料有限,對一個現代的好奇的讀者而言,來回就只有幾酒肉朋友句批語而已。  我的《紅樓夢魘》從家裡淹水時搶救下來,書皮脫落,書背的縫線散開,現在看著彷彿是一本古早的線裝書,手指接觸到那粗糙而呈黃赭色的書頁,每一頁都有著不同形狀和色調的水漬,浩劫過後,重讀起來別是滋味。  張愛玲對《紅樓夢》其間的文字異常敏銳,在各個不同時期的抄本比較買屋下,曹雪芹成書時的種種構想,她以同為創作者的思路去著墨,在一般已知的矇矓輪廓上又添加了數筆清晰的描繪,而往往是從別的考據者錯過的地方。  「四詳紅樓夢——改寫與遺稿」從小紅的出身開始;推斷賈家後事。本書的人物討論她占的篇幅雖不是最多,但她的事件張愛玲在「三詳」中意猶未盡,「西裝外套四詳」又再提出,顯見張對其興趣之高。  「四詳」這一章讀來毫不費力,因為集中了許多情節,一個套一個出來,再加上張酣暢的文筆,讀起來的趣味性不比她的散文差。  她自己說過時下讀者都厭聞考據,或許《紅樓夢魘》寫的時候因此而沒有採用一般學術論文的形式;按就著各個議題列出章節條目。濾桶似乎起初不是這樣一個遠大的計畫,既然「視作長途探險」,行文跟著新得到的資料事證展開,思考到那裡便寫到那裡,再加上張流暢無痕的文筆,更顯得隨性,一切出於興趣。  張愛玲的疑問之一是為——小紅在怡紅院受排擠,與她是林之孝女兒的身分不符合。  小紅得到機會替寶玉倒了一杯茶,遭到秋室內裝潢紋碧痕辱罵,使她灰了心,形成後面對賈芸的主動以及「本心本意」外調到鳳姐房中。  麝月說過︰「……親女兒既經分了房……自有主子打罵,再者大些的姑娘姐姐們也可以打得罵得,誰許……老子娘又半中間管起閒事來了?」林之孝夫婦在賈府職務雖高,小紅卻仍在怡紅院做粗活,秋紋等也並未對她儘讓租房子些。  小紅身為林之孝的女兒似乎沒有占到太多好處,張愛玲認為是觸機改的。這一點在後文並不起作用,因為賈家抄家,她不管是他們的女兒與否,一定同遭變賣,未能和茜雪同赴獄神廟探監,除非她事前嫁給賈芸,得到自由。  而奴僕被視為財產的一部分,沒有婚嫁的自主權利,這裡便需要鳳姐成全,開幕活動張愛玲隨即又否定了可能性,因這一點嚴重犯忌。我沒有看懂張的這項見解,賈芸是「有心之人」,會奉承,正中鳳姐的弱點;鳳姐也並不討厭他。  《紅樓夢》越到後期才加入的角色,得到的刻畫越深沉,非正非邪,我覺得這是成書上一個特點。從加入人物時間上的早晚;不啻像一個創作過程的縱切面,可有巢氏房屋以看出技巧逐漸向上的成熟度。  加入寧府後才有的 邢 夫人便已十分複雜;何況是後來的小紅及賈芸。連脂硯、畸笏這兩位做批的人對小紅賈芸的人格評價都已經有所出入,讀者自身的觀感當然更不一。  書中固然人物個個鮮明,撇開寶玉不談;一開始就有的迎、探、惜、湘雲、黛玉、晴雯、鳳姐乃至劉開幕活動姥姥、趙姨娘等,十分典型化,讀起來總像是舞台上的角色,遇到事情時的反應毫不令人意外。即使是莫測高深的寶釵,也要到後來改寫添加的部分才將她個性上的負面展現得較明顯。


.msgcontent .wsharing ul li { text-indent: 0; }



分享

Facebook
Plurk
東森房屋YAHOO!

創作者介紹

婷婷

qh62qhjvn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